辰溪党建网>> 自身建设>>正文内容

关注基层公务员现状——“选择公务员其实意味着你选择清贫和奉献”

辰溪党建网 http://www.hncxdj.gov.cn 2013年12月18日 点击数: 字体:[ ]

 

编者按:

近日,各种网络热帖和报道引发了全社会对“基层公务员”这一群体生存和工作状态的关注。面对每年的公务员招考热潮,有人感慨,公务员更像是一座“围城”,城里的人有诸多不满意之处,而城外的人千方百计、削尖脑袋往里钻。

1111,中国青年报刊发《“基层公务员对生活期望值不要太高”》;122,刊发《“以感恩之心面对生活的压力与尴尬”》,引起广泛关注。对于“5年工龄的公务员月工资不到5000元在北京生活是否太难”的感叹,引起了一些年轻公务员的兴趣和共鸣。作为公务员队伍中具有朝气和活力的重要组成部分,青年公务员在工作中到底有着怎样的生存状态和工作心态?基层公务员酸甜苦辣又有哪些?他们如何看待自身面临的工作挑战和生活压力,怎样调整心态去积极面对人生?为此,本报继续刊发一组关注基层公务员现状的报道,以飨读者。

今年6月初,已经怀孕9个多月的周安安还在西水村向农民推广超级稻,“这个超级稻说白了就是超高产水稻,是咱们老乡袁隆平实验出来的,据说有的地方搞实验田亩产达到了900公斤!咱们这里搞好了也能达到亩产1000斤,特别牛!”现场的乡亲一听,赶紧过来与她交流起来。

周安安不是技术员,她的身份是湖南娄底娄星区某镇的政协主席,是一名普通的基层公务员,副科级,主管的内容是农业。这几年,湖南省在推广省里培育出来的超级稻,并组织农民加入合作社,集中育秧,到了乡镇一层要做的工作就是统计人数上报,并根据秧苗的培育情况考虑如何施肥。眼看晚稻播种的时间又快到了,周安安几乎每天都要往村子里跑。她的辛苦,村干部都看在眼中,因此对这个30岁出头的年轻干部很敬重。“看你肚子都这么大了,也不在家歇歇,进来喝杯茶吧!”老乡的热情是最让周安安感到温暖的。就在下乡的第二天,周安安一早就感觉肚子开始阵痛,老公见状赶忙开车把他送到医院。那天晚上,她幸福地当了母亲。“这孩子工作太拼命了,生孩子前一天还在下乡。”知道他故事的医护人员都把这个普通的孕妇当成了英雄。

几年前,周安安曾经在北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并拿到了北京户口。她当时住在姐姐家,吃喝不愁,也不用交房租,一个月挣几千块钱自己也花不完。然而,北京的生活总是让她觉得“缺少一种存在感”,似乎没有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和价值,于是“不劳碌就不舒服”的她决定回老家发展,并凭借自己的能力通过公开招聘考进了乡镇公务员的队伍中。

“我一进去就是副科级,感觉不错,就是工资少了点,才2500元。”周安安告诉记者,如果光靠这点工资,根本无法养活自己,尤其是有了孩子,要买奶粉、尿不湿和各种东西,开销就更大了。在农村老家,更多的开销是人情方面,有一个月,各种结婚、满月酒、过生日、白事,加起来的花费将近4000块钱。“现在不让搞这些了,我们一下子轻松了许多。当然,我们平时发的各项福利也没有了。”

“钱这么少,如何养活自己?”面对记者的发问,周安安犹豫了一下,还是向记者道出了实情。“我是学法律出身的,以前兼职在律师事务所干点活儿,挣点外快。我们镇上的干部基本上都有其他营生,开餐馆的,开门面卖衣服的,搞煤矿的,还有买挖掘机出租的。因为我们基层公务员的工资实在是太少了,工作中我们又不可能搞贪污腐败那一套,至少我们这个层面很难。”

对于有报道说,北京的公务员因为工资少要靠群租生活,周安安显得很淡定:“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,选择公务员其实意味着你选择清贫和奉献,而不是多贪多占,此外,公务员的辛苦和奔忙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,如果没有这种心理准备趁早转行。”

工作几年下来,周安安的感触是:“在基层,尤其是乡镇一级工作,不需要有多高的文化程度和理论水平,只要苦干、蛮干加实干就可以了。”周安安说,农村的村干部是村民选举产生的,因此到农村做工作首先要和这些人交上朋友,人家看你朴实,觉得你人好,就愿意帮助你,相反,要是觉得你摆官姥爷架子,说话都是命令式,可以根本不理睬你。

在工作中,周安安最不愿意的就是面对上访户。“乡镇干部的很多精力都要用到维稳上面。但有些事情,我们也解决不了。”比如一个老百姓天天上访,原因就是儿子被人杀了,凶手没有被判死刑,他跑市里、省里,最后上北京。上面问责下来,领导的提拔都因此受到了影响。而这种事是无解的,需要在法律框架内解决问题。还有的上访户专门捡中央开重要会议的时候闹,为了息事宁人,有时候也要无原则地给钱拦访。“我们的一个干部开玩笑说,一个上访户一年挣的钱,比我们10年的工资都高。”说到这些,周安安也很无奈,农村情况复杂,在基层当公务员,绝对不是把文件写顺溜就行了,还有很多地方捶打自己的耐力、信心。

周安安已经在镇里工作几年了,干得也不错。“有朝一日,会再回到北京吗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她笑了,“暂时不会。这里有我的父亲母亲,他们年纪也大了,需要我照顾,而且,老公在这边的事业也很好。我只想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对于升官发财没有更多奢望,也绝对不会去为此运作。”

尽管半岁的孩子在家嗷嗷待哺,但她依旧坚守岗位,每天坐车半小时从市里到乡镇上班。“我们工作不规律,不是朝九晚五,白天有事白天到,晚上有事晚上到,没有周六周日之说。”周安安笑着说。(桂杰 谷新龙)

来源:中国青年报 作者:桂杰 谷新龙 责任编辑:党员教育中心
收藏 打印文章